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  >> 时事新闻  >> 国内

南昌矫正近视手术

2018-01-17 22:45:06    来源:南昌普瑞    编辑:王佳佳

南昌矫正近视手术,南昌飞秒术后注意事项,景德镇准分子激光治疗,景德镇怎样治近视眼,抚州眼睛激光手术多少钱,宜春眼睛近视做手术需要多少钱,上饶准分子激光矫治近视

  原标题:巨十健身门店关停疑似“跑路”

  东方网11月4日消息:据《劳动报》报道,在沪白领程小姐向本报消费投诉热线(13661533958)反映,位于南京西路明天广场内的巨十健身(原名:捷势代300壮士)疑似“跑路”,上百位会员的数百万会费、还有部分私人教练的工资都没了着落。劳动报记者已将该情况向黄浦区市场监管局反映,有关部门已介入调查,敦促店家解决问题。

  数百万元会费或无着落

  劳动报记者赶往现场时,位于明天广场2楼及3楼的巨十健身已大门紧闭,门口的店铺名称也已撤下,隔着玻璃往里探视,店内一片狼藉。

  据悉,该门店10月31日仍在正常营业,11月1日突然停业,不少消费者的衣物、蛋白粉等健身物品还存放在门店的衣柜内,如今都无法取出。由于租约尚未到期,门店并未撤租,物业无权擅自开门为消费者取物,包括程小姐在内的多位消费者,只能聚集在一起拍照取证,拨打电话联系店方讨要说法。

  “我还有18节私教课没有上,金额约7000多元。”程小姐是在2015年该店开业促销时,花4288元购买了2年的年卡,之后其先生也办理了年卡,俩人陆续花费上万元。

  劳动报记者加入了该健身门店的两个维权群,投入比程小姐高的消费者,大有人在。群主之一的马先生,在沪从事广告设计工作,作为一名健身“发烧友”,他目前还有136节私教课未上,加上会籍费,涉及金额高达6万余元。“10月下旬还来健身,一切都正常,没觉得什么不对劲。”马先生向劳动报记者透露,直到11月1日的凌晨,其私教突然给他发来消息,称门店将暂停营业。

  “这个行业不能再这样下去了!”马先生痛陈,这是他第二次遭遇健身房“跑路”。“更过分的是,这家店临走前还在卖卡!”一位在现场维权的女士情绪比较激动,她办卡至今还不足10日。

  据马先生透露,目前两个维权群内,累计共有投诉人近300位,每人的金额从几千元到数万元不等,且建群两日来,群人数还在不断增加,因此,初步估计牵涉金额有数百万元。值得注意的是,维权群内,还有私教表示,他们还未拿到10月的工资及提成。

  关停系因租赁争议而起

  根据门店现场贴出的通知,巨十方面自称:“因本健身中心营业场所租赁事宜与出租方发生争议,出租方将于11月1日起对本健身中心采取停水停电措施,经与出租方协商,未能取得其谅解和配合,故本健身中心将自该日起暂停营业,重新开业时间待问题妥善解决后,另行通知。”

  就此说法,劳动报记者向明天广场物业进行了求证,一位负责人表示,巨十方面已拖欠水电等费用多时,物业多次催讨,但店家始终处于无法联系上的状态。

  不过,劳动报记者在连续两日多次拨打了留存在通知上的巨十座机及手机号后,两通电话终于接通,接待都是同一位女工作人员。她表示,只负责为会员办理登记归档,对于门店的关停、何时能重开,如何处理善后等问题,均“不太清楚”。

  劳动报记者查询了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后获悉,该门店原名为“捷势代300壮士”,后更名为“巨十健身”,但其所属公司均为上海捷势代体育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于2014年12月29日登记注册,法定代表人为王某某。

  在微博上,记者搜索到了该门店的官方微博“J-Star捷势代健身中心”,其最近更新的一条微博状态为今年6月4日。王某某的实名微博,则在10月31日,发出了“南京西路上地标3200平方商业健身房转让,投资一千六百万现在只卖一辆小马的价格”的门店转让要约。两处微博的评论区,都有维权者的留言,但博主均未予回复。

  “立法+自我保护”须并重

  “从1号到现在,我们陆续接到了15起有关投诉,并做了备案登记。”黄浦区市场监管局有关负责人在接到本报的反映后,向劳动报记者透露,该局已在第一时间介入,进行了实地走访调查。由于目前一直未联系上经营者(法定代表人),相关部门将继续敦促其出面,解决与消费者的争议。

  “说到底,根源还是预付卡的老问题。”上海市消保委秘书长陶爱莲指出,近些年,“跑路”事件频发,倒逼着政府完善立法,如正在制订的上海市单用途预付卡管理条例,便意图实现预付卡领域的全覆盖监管。“可这还是不够,消费者的自我保护意识还是要加强。”对于部分动辄就花费几万元,办理几年预付卡的消费者,消保委的态度依然明确:要理性消费、即时消费,切不可盲目冲动!

  私教与门店合作应慎重

  近几年,健身馆“跑路”的事件频发,除了消费者的预付款、会费等难以追回外,作为服务提供者的私教,也是受害者,他们也常常面对着工资及提成难以兑现的窘境。

  劳动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取了一封内部通知,通知透露“各私教10月份的工资及提成,将于11月15日按时发放。”或许是想观望承诺是否兑现,或是其他原因,几位私教都婉拒了记者的采访,他们与巨十的劳动关系,尚不得而知。

  《上海人力资源社会保障》杂志主编周斌坦言,健身私教行业较为复杂,有的私教与健身馆订有标准的劳动合同,有的则出于灵活就业考虑,未与健身房签订劳动合同。“不同的劳动关系,决定了矛盾发生时,维权途径的不同。”周斌说。

  简而言之,确立了劳动关系,一旦出现拖欠工资的情况,劳动者可先发起劳动仲裁,对仲裁结果不满,可再进行诉讼;同时,还可申请劳动监察。若无劳动关系,双方即为平等民事主体,私教只能通过司法途径解决。“所以广大私教群体们在与健身房进行合作洽谈时,务必要慎重!”周斌提醒。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滚动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时事新闻 异闻录